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綜合報道】今年阿根廷、阿塞拜疆等多個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紛紛放棄本幣與美元掛鉤,在人民幣貶值、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新興市場掀起貨幣貶值大潮。這似乎是1997年亞洲貨幣危機的再現。

彭博新聞社12月21日報道,在大宗商品價格走低、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美國利率走高之時,新興市場中國家不得不調整匯率政策,今年至少有四家央行宣佈取消本幣與美元掛鉤,另有六種貨幣緊盯美元的程度下降。

新興市場貨幣貶值貫穿2015全年:以越南盾貶值開局,以阿根廷和阿塞拜疆12月先後放棄匯率管制收尾。包括人民幣在內,今年多種新興市場貨幣承受貶值或者與美元脫鉤壓力。

德國商業銀行駐倫敦新興市場研究主管Simon Quijano-Evans表示,隨著新興市場出口競爭力的削弱,維繫固定匯率需要消耗太多外儲,盯住美元持續得越久,消耗外儲越多。這種大批貨幣脫鉤的現象讓人想起1997年亞洲貨幣危機。

上世紀90年代,也是人民幣貶值和美聯儲啟動加息周期,觸發了東南亞貨幣競爭性貶值,當地銀行與企業隨之倒閉,整個地區大多陷入經濟衰退。

Jerome Levy預測中心董事長David Levy表示,全球經濟正在滑向衰退,這個衰退的趨勢十有八九會逐漸加強,最終全面陷入衰退。據其估計,全球在2016年底陷入全面經濟衰退的可能性至少有50%。

中國因素最不確定

《巴倫周刊》12月19日刊載對Jerome Levy預測中心董事長David Levy的專訪。

David Levy表示,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的狀況值得擔憂,而發達國家採取的一系列經濟政策更令人擔憂。他說,歐洲正在考慮更多的緊縮,美國正在考慮大幅削減財政預算,而中國未來的走向如何沒有人知道,這可以說是全球經濟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他說,各國政府的經濟收縮政策可能會將全球經濟置於衰退境地。全球可能在兩年後經歷房地產泡沫周期的破裂。當第三季度經濟數據出爐,預計更多的國家將陷入或接近衰退。他說,這些問題可能前所未見,在經濟學課本中從未出現。

他認為,目前全球問題非常嚴重,這需要從中國談起。

他說,中國的問題不僅僅是重新調整GDP增長方式的問題,不是減少投資比重、增加消費比重那樣簡單。中國面臨的問題是,無法逐步對投資進行調整,因為中國產能過剩問題過於巨大。製造業產能利用率大約為50%,可能更少。投資佔GDP比重達46%。這比當年日本經濟泡沫還要嚴重。日本在1990年最高峰時,政府和私人投資總體占GDP比重僅為33%。

美國二戰後建造了大量州際高速公路和學校,即使這樣,投資占GDP比重最高時也不過25%。中國投資占GDP比重達46%,這需要一個極高的經濟增長率才能維持,而且年年如此,中國經濟和財政狀況為此受到巨大損害。要改變這個狀況,中國必須做出一些快速的調整,但這很難做到。

中國已經捆綁了全球經濟

英國《每日電訊報》專欄作家Roger Bootle近日對2015年經濟大事件作出評價,他認為,石油價格暴跌和中國經濟衰退是今年世界經濟有兩大主題。油價下跌造成損失產生的即時反應衝擊了整個世界的消費和投資,也包括中國。

中國經濟衰退導致大宗商品價格下滑,投資者發現,在不知不覺中,中國已經捆綁了全球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