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文/伍彥旭

12月20日上午11時40分,廣東省深圳光明新區工業園區發生嚴重山泥傾瀉,截至21日中午12時,官報失聯人數91人,有33棟建築被埋或損毀。但有目擊者稱,至少有數百人被困。

此次災難發生是由於施工挖地基取出來的渣土堆積成山,缺乏保護措施和監管,且違規工作所導致,故外界認為是一場「人禍」。

那麼誰該為這場「人禍」負責呢?有人說現任中共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應該負責。但也有人認為,馬興瑞是在2015年3月才接替王榮出任此職,但這一渣土山是在兩年前就已開始堆積,故應該由前任深圳市委書記王榮負責。

不管誰來負責,人死不能復生,深圳滑坡災難對社會來說既是一個悲劇,同時折射出中國大陸「人禍」頻發的詭異常態。

2014年3月1日,雲南昆明火車站發生恐怖襲擊事件,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傷。事後有消息稱這是江澤民集團精心策劃的「另類政變」。昆明血案顯然是「人禍」。

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發生大爆炸,有內部消息稱,因大爆炸死亡達1,400多人,失蹤700多人。隨後,江澤民集團通過媒體放風承認是他們幹的。天津爆炸顯然也是「人禍」。

再說更早之前的例子。1976年7月28日,中國河北省唐山、豐南一帶發生7.8級地震,造成24.2萬人死亡。但唐山地震150分鐘後,中共國家地震總局還不知道「震中」在哪裏,因為他們正在忙於「批鄧反右」,搞階級鬥爭,中共當局也沒有及時展開救援。故有學者表示,比起唐山地震這一天災本身,「人禍」造成的損失更為荒唐和慘重。

為甚麼中國大陸的「人禍」如此頻繁地發生,並在當前演變成一種社會常態呢?極端邪惡的中共體制是最主要原因。

中共建政之後產生了這種邪惡的中共體制,中國大陸從此出現了「土改」殺人潮,出現了「反右」,出現了「大躍進」之後的大飢荒,出現了「文化大革命」,出現了「六四屠殺」,出現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甚至出現了連當年納粹都沒做過的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罪惡。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前任深圳市委書記王榮據傳為江澤民妻侄子,而江澤民是漢奸出身的人渣。正是「人渣上位,百姓遭殃」。要消除這種「人禍」常態,需要從查辦江澤民這樣的人渣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