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綜合報道】儘管12月21日(周一)人行公佈的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報6.4753,為11個交易日以來首次上調,但在過去的10個交易日,其所設定的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逐日降低,人民幣走弱的速度超過自2005年人民幣升值以來的任何時候。過去兩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降了1.5%。

英國《金融時報》12月21日報道,投資者和分析師預計,人民幣可能還將進一步下滑。最近,人民幣兌美元離岸匯率和更受限制的在岸匯率之差有所加大,這意味著國際市場預計人民幣將進一步走低。

人民幣的弱勢意味著,北京方面必須在允許人民幣走弱以幫助中國出口企業和導致資本外逃加劇的風險之間保持謹慎的平衡。

人民幣貶值令資本外流的趨勢加強,人行外匯儲備在今年8月減少創紀錄的940億美元,儘管外匯儲備在10月企穩,但11月再度減少870億美元,意味著資本再度離開中國。

對此,《紐約時報》12月21日報道,由於中國企業和個人在把巨額資金撤出中國,人民幣開始緩慢、持續地貶值。

雖然北京方面已多次干預人民幣貶值,但這還不足以阻止貶值。

人民幣的走向在一定程度上是全球市場力量的晴雨表,反映了中國經濟疲弱和美元走強的跡象,也顯示了市場把賭注押在人民幣的繼續貶值上。

報道認為,人行面臨的問題是,如果人民幣貶值速度太快,可能會促使投資者把大量賭注押在更進一步的貶值上,這會讓貶值的趨勢難以控制。

人行與市場的溝通

12月18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降57個點或0.09%,報6.4814元,為2011年6月14日以來最弱,追平11月16日以來的最長連降記錄。上個交易日中間價調降131個點或0.20%,報6.4757元。

人民幣中間價的定價仍被視為每天人行與市場溝通及傳遞信號的方式。

瑞典SEB銀行策略師Sean Yokota示,人民幣中間價變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這表明人行願意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並允許人民幣進一步走貶。

本月美聯儲加息前夕,市場普遍認為交易報價中人行引導人民幣提前釋放貶值壓力的信號明顯。

中銀香港高級經濟研究員柳洪認為,美聯儲加息明確後,未來6個月人民幣貶值壓力比較大,人行也在有管理地釋放風險。

貨幣政策陷入兩難困境

陸媒一財網12月20日報道,美元將走強,人民幣貶值趨勢不可避免,資本流出進一步加劇。面對美元資產需求的增加,中國進一步減息的可能性降低,未來將通過降准和SLF、MLF、PSL等多種工具投放流動性。

美聯儲宣佈加息後,市場普遍預計在未來2~3年美元將進入加息通道。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從趨勢上看,美元有一個生息的過程,引起全球對美元資產的需求增加。

美元步入加息周期下,人行在貨幣政策的操作選擇上面臨著兩難選擇。一方面,美元進入加息通道,美元走強,人民幣若進一步減息將導致市場對於美元資產需求增加,人民幣貶值趨勢難以逆轉,資本外流壓力加大;另一方面,2016年中國經濟穩增長局面不變,人行仍然需要向市場注入充裕流動性,來對沖外匯佔款的減少。但此舉勢必加強人民幣貶值預期,導致資本外流趨勢更加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