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有甚麼用?」是一句經常問的問題,讀那科有甚麼用,學那些有甚麼用,讀書學習已成為投資回報率的計算活動。如果所讀所學不能被貨幣換算或提供利益的憧憬,機構學校家長甚至學生,往往對所讀所學嗤之以鼻,視如敝屣。
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若以現在說法,簡單概括為今之學者為錢。現在是經濟人統治的世界,大家只在意金錢權力的累積,一切都為滿足商業邏輯市場法則,教育只為政治目的或金錢效益而設,純粹的知識探求,學生一般都不懂,更欠缺條件去享受讀書之樂。
政治與教育本應割裂分開,可惜現在的教育正伴隨政治而日漸淪落,正如盧梭早已說過:「古代的政治不斷談論品格與美德;我們的政治只談論買賣和金錢。」而現在的功利教育,偏重知識在經濟生產或利潤領域的用途,為知識而知識,似乎是奢侈的理想。而學校要得到資助,往往要將文憑生產線,向資源提供者傾斜,想要出甚麼商品,便在生產線上配合提供。看著西裝筆挺的教職員為學校企業籌措,使人疑惑教育工作和商業實用,甚至政治任務的分別。
學習是對知識的探求,本應立足於不求回報,不計利害的基礎上。以往甚麼明德格物,親民至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等理念,都無法隔絕唯利是圖的社會趨勢。如果所學並無實用利益,換算不了將來的營利收益,資源報讀自然大大缺乏,大家都問「有甚麼用?」卻沒有智慧知道「怎麼用?」而知識的探究,以商家政客的腦袋,怎有智慧去了解它對社會文化心靈開發的真正效用?而一切以功利計算,人心怎不敗壞?
歐幾里得有位學生學完第一道數學定理後問他:「我能從中得到甚麼好處?」偉大的數學家喚來一位奴隸,叫他拿一個硬幣給這學生,說「那學生覺得必須從學習中得到好處!」處於「好處」只懂以金錢換算的層次,想來當今教育官員的視界,可能都未必值一個硬幣!求學行善信仰讀書,究竟要甚麼好處?好處想得多,心靈早衰竭。而只有奴隸或缺乏獨立思維的人,才會依從別人的意願而學習。屠呦呦獲諾獎時的感言:「不要去追一匹馬,用追馬的時間種草,待到春暖花開時,就會有一匹駿馬任你挑選……豐富自己比取悅他人更有力量。」在如此污染的大地種草,倒想到有些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