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12月25日,齊奧塞斯庫夫婦被處決前,在軍事法庭接受審判。(AFP)
1989年12月25日,齊奧塞斯庫夫婦被處決前,在軍事法庭接受審判。(AFP)
冷戰時期的東歐陣營。(維基百科)
冷戰時期的東歐陣營。(維基百科)
相關文章

東歐劇變時,唯一發生革命和流血事件的國家是羅馬尼亞。沒有順承天意、民心的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和其妻子的下場也最慘,被倒戈的手下槍決。

1989年的聖誕節,是羅馬尼亞人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個大喜日子。
那年的12月25日,天氣陰冷,齊奧塞斯庫夫婦在一座軍營內受審,並被迅速處以死刑。行刑的場地就在軍營廁所外的空地上,行刑的士兵要求兩人站在一堵圍牆前面。曾擔任羅共中央政治局執委,並被視作羅馬尼亞第二號人物的齊奧塞斯庫妻子在最後時刻還向士兵喊道:「你們怎能向我們開槍,我曾經那麼關懷你們,我是你們的母親!」一個士兵回答說:「不,妳不是我們的母親,妳是殺死我們母親的兇手。」齊奧塞斯庫夫婦被處決後,擺脫共產暴政的羅馬尼亞人民歡慶了好幾天。

獨斷專行的「家天下」

在羅共統治羅馬尼亞短暫的歷史上,有兩個羅共總書記值得一提,一個是統治了近20年、直到1965年離任的格奧爾基.喬治.德治,一個是從1965年到1989年任總書記的齊奧塞斯庫。
德治當政期間,最開始依附蘇聯。羅馬尼亞1953年開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改善關係,發展經濟。1958年,蘇聯從羅馬尼亞撤出駐軍,給了它更大發展空間。隨著經濟發展,羅馬尼亞與力圖控制東歐國家的蘇聯產生了矛盾,加之兩國的宿怨,羅蘇關係在1963 年後開始緊張。
德治死後,繼任的齊奧塞斯庫繼承了其對外政策。1967年羅馬尼亞不顧蘇聯和其他東歐國家的反對,單獨同西德建立了外交關係。1968年在蘇聯入侵捷克事件中,羅馬尼亞是華約成員國中唯一沒有出兵的國家,而且對武裝侵捷進行了譴責。
然而在國內,齊奧塞斯庫卻對自己的人民強制有加。他上任不久後就開始實行獨裁統治,派秘密警察監視民眾。1980年,齊奧塞斯庫頒佈了《大羅馬尼亞打字機法》。根據該法,每一個羅馬尼亞的公民、企業、事業、機關、學校等單位,凡是想擁有打字機的,必須要得到警方的許可,領取使用執照;要成為打字員也必須申請許可,並且要將打字樣品上報。如果打字機需要修理,其使用者及其打字機都需要更新執照。紙張甚至也屬於嚴控商品,羅馬尼亞公民在文具店買紙數量略多也要登記,店員會定期到家中查看紙張被用在哪裏。
齊奧塞斯庫任人唯親,自己是黨總書記,妻子是政治局常委、二把手,子女親友分別把持重要部門,採取夫妻政治,家天下的統治模式。1974年,在齊奧塞斯庫的策劃下,羅馬尼亞實行總統制,齊奧塞斯庫成為總統,且擁有了直接頒佈法律、任免政府成員的大權。
此後齊奧塞斯庫一人兼任了羅馬尼亞共產黨中央總書記、共和國總統、國防委員會主席、武裝部隊最高統帥等職務,成為羅馬尼亞一切的主宰。

「考布同志」的奢侈生活

利用手中至高無上的權利,齊奧塞斯庫和家人在羅馬尼亞享受著帝王般的生活。
當時的羅馬尼亞人都熟悉「考布同志」這個名字。1978年,英國自由黨領袖大衛.斯蒂爾為了感謝他訪問羅馬尼亞時受到的盛情招待,送給羅共第一書記齊奧塞斯庫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齊奧塞斯庫很喜歡這條狗,給牠取名字叫「考布」。
他與這條狗形影不離,很快羅馬尼亞人在提到這條狗時就稱之為「考布同志」。齊奧塞斯庫非常寵愛這位「考布同志」,授予牠羅馬尼亞人民軍上校的軍銜。
齊奧塞斯庫一家居住的「春天宮」共有14幢別墅,一般人絕對不會想到,考布上校「同志」和牠的「妻子」——另一條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單獨享用其中一座,即12號別墅。晚上,「考布同志」總是與齊奧塞斯庫睡在一起。白天,牠就待在12號別墅,裏面設施齊全,床、豪華的傢私、電視、電話,應有盡有。
羅馬尼亞人還經常看到「考布同志」坐著小汽車,在警察車隊的嚴密護送下穿過布加勒斯特的場面。羅馬尼亞駐英國大使每星期要去倫敦的聖伯利公司為「考布同志」購買高級狗餅乾和狗糧,然後用外交包裹把它們寄到布加勒斯特。
齊奧塞斯庫擁有2艘內河遊艇。一條遊艇叫「勇敢的米哈伊」號,建造於1969年,長64米,寬11米,看上去與多瑙河上的普通客輪差不多,但內部裝潢截然不同。船上的一切設備全都從西方國家進口,齊奧塞斯庫夫婦各佔一間臥室,室內鋪著厚厚的波斯地毯,牆上掛著從國家博物館裏取來的著名油畫。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船上居然有一間專門的狗室。齊奧塞斯庫夫婦「視察」多瑙河地區時,總是帶著「考布同志」和牠的妻子,這間狗室便是專門為牠們準備的。這兩條狗享受的待遇連隨行的政府總理和部長級幹部都比不上,雖然船上還有幾間客艙是給他們用的,但他們睡的卻是普通的雙層床鋪。
羅馬尼亞人對齊奧塞斯庫和羅共的不滿日益積聚。當時流傳著一個笑話: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許多申請出國的人正排隊領取護照。其中一人回頭看到他身後的人不是別人,而是齊奧塞斯庫。齊奧塞斯庫看到他吃驚的樣子說:「既然大家都要出國,那麼我也走。」此人立即對齊奧塞斯庫說:「如果你走的話,我們還有甚麼必要出國呢!」

軍隊倒戈 齊奧塞斯庫滅亡

在蘇聯戈爾巴喬夫實施「改革新思維」後,1989年春,羅馬尼亞共產黨康斯坦丁‧伯爾伏列斯庫等6大元老,通過自由歐洲電台聯名發表了一封給齊奧塞斯庫的公開信,批評齊奧塞斯庫的現行政策。公開信在羅馬尼亞家喻戶曉,老百姓們認為這封信說出了他們的心裏話。儘管當時其他東歐國家均出現了民主化的跡象,齊奧塞斯庫還是反其道而行,加強了全面控制。
1989年12月,出於對現政權的不滿,羅馬尼亞西部邊境重鎮蒂米甚瓦拉發生了騷亂。17日,在齊奧塞斯庫的指揮下,羅馬尼亞軍警在市內開槍,逮捕了一些鬧事者,一度將騷亂平息。18日,齊奧塞斯庫照常前往伊朗進行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並向伊朗總統拉夫桑賈尼宣稱:「我們的形勢是穩定的。」這是齊奧塞斯庫最後一次對外國事訪問。
齊奧塞斯庫回國後,蒂米甚瓦拉的騷亂再度爆發,並有向全國蔓延的趨勢。12月21日,齊奧塞斯庫決定在首都布加勒斯特舉行群眾集會,號召人民支持他在蒂米甚瓦拉的鎮壓行動。集會時,齊奧塞斯庫在中央大廈的陽台上演講時,突然人群中傳出「打倒齊奧塞斯庫!」的聲音,隨之電視轉播中斷。人群中「打倒殺人犯」的口號聲此起彼伏。
頭戴鋼盔的武裝警察將四周的街道包圍,軍官向人群喊話,命令他們散去。羅馬尼亞國防部長米列亞親自指揮並下令「不准向人群開槍」。但布加勒斯特市長卻到前線傳達齊奧塞斯庫的命令:「可以開槍,朝天開槍,先警告,如果不成,向腿部開槍!」米列亞無法承受壓力而自殺,震動朝野。
此時,羅馬尼亞軍隊的選擇成了齊奧塞斯庫走向滅亡的推手。
22日上午,原本支持齊奧塞斯庫的軍隊開始倒戈,羅馬尼亞軍隊從首都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出,而防暴警察無法阻擋遊行隊伍的衝擊。示威群眾向齊奧塞斯庫所在的黨中央大廈聚集,並發起衝擊。一些人將大廈窗戶打破,並將齊奧塞斯庫畫像扔出。
看到大事不妙,齊奧塞斯庫攜妻子逃往布加勒斯特北郊,結果被羅馬尼亞救國陣線逮捕,2人被控屠殺6萬人民、海外存款超過10億美元、破壞政權罪、破壞公共財產罪、損壞國民經濟罪等罪名。
25日聖誕節,齊奧塞斯庫夫婦在羅馬尼亞南部登博維察縣兵營廁所前一塊空地上被處決。審訊及槍決過程的影片很快在歐洲國家流傳,羅馬尼亞電視台也播出了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槍決的一幕。
隨著齊奧塞斯庫政府宣告倒台,羅馬尼亞共產黨也隨之消亡。救國陣線委員會接管國家一切權力,將國名改為羅馬尼亞,並逐漸修改路線,實行自由選舉等。2004 年3 月。羅馬尼亞加入北約,2007年1月正式加入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