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國經濟仍面臨產能過剩、債務危機、通貨緊縮等問題。預計明後兩年經濟都不可能恢復正常。

中國經濟放緩正在對全球產生負面影響,明年中國經濟走向如何,國際著名投行和經濟學家均作出預測。

著名投行的四大預測

陸媒華爾街見聞12月15日報道,對於2016年的中國經濟,國際著名投行給出四個預測:
首先,投行認為中國2016年的GDP增速將進一步放緩。
巴克萊預計,2016年中國經濟將放緩至6%,瑞銀預計為6.2%。花旗的預期是高於5%。
花旗銀行研究報告認為,全球經濟增長最大的風險就是中國經濟放緩的程度高於預期。
瑞銀提出,中國正從一個製造業經濟轉型為消費經濟,從國有經濟轉型為自由經濟。這兩大轉變將令中國的增長之路以及資本流動變得不確定。
高盛高華表示,中國2016年的經濟狀況仍將充滿挑戰,而且增長將繼續「曲折減速」。產能過剩和債務積累等結構性問題將令內需承壓,同時對外部門似乎也會表現脆弱。
不過這些著名投行也認為,中國大概不會發生雷曼式的金融體系崩潰。
其次,投行預計,中國貨幣政策會進一步放寬,或將進行多次減息。
巴克萊預計,為支持經濟,降低債務負擔,明年上半年,人行將兩次減息,減息幅度為25個基點。
高盛高華預計,短期內貨幣政策將相對保持穩定,並將在2016年進一步放鬆。
第三,投行預計人民幣將繼續貶值。
在人民幣加入IMF儲備貨幣後,人民幣貶值預期升溫。12月11日,人行推出新的匯率指數,市場猜測,此舉或是人民幣脫鉤美元的信號。有分析師稱,人民幣掛鉤多種弱勢貨幣,這可能給予人民幣更多的下跌空間。巴克萊分析師預計,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將在2016年中期跌至6.8。
第四,投行預計中國資本外流將會持續。巴克萊表示,非外商直接投資的資本外流在今年三季度激增。
花旗認為,中國經濟受資本流出困擾,應該允許匯率波動,否則,進一步的寬鬆的貨幣政策將失效。這樣,人行注入的許多流動性會通過外儲損失和資本外逃流出中國。
國內經濟增長的放緩以及對海外投資需求的增加可能引發資本進一步外流,令外匯儲備受到更大的壓力。花旗預計,這可能帶來更多的減息以及人民幣的進一步下跌。

2018年是經濟逆轉點

彭博新聞社最近調查12位經濟學家的預測結果顯示,6人預計2018年會是中國經濟走勢的轉折點,另有5人預計要到2019年或者更久之後才會轉向。
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的PPI和固定資產投資也會經歷一段低谷。約64%的受訪者預計,已經連續45個月增長下滑的PPI要到2018年才能止跌回升。42%的受訪者預計,固定資產投資到2018年才會恢復升勢,另有同樣比例的受訪者預計得到2019年。
彭博報道稱,全球經濟與金融分析機構Roubini Global Economics LLC駐新加坡的經濟學家Daili Wang表示,其對中國經濟走勢拐點的預測是基於2018年推行市場改革,反覆是衡量改革反對力量的晴雨錶,2017~1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換屆應該是鞏固當前領導者力量的臨門一腳。
人行貨幣政策委員樊綱日前也說,中國經濟調整還沒有走完,仍面臨產能過剩、債務危機、通貨緊縮等問題。他預計,明後兩年經濟都不可能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