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和人治是互不相容的。」美國法官Roy Moore

政府及醫管局推翻沿用20年的薪酬調整機制,不跟隨高級公務員百分之三加薪幅度,調整旗下醫生的薪金。局內醫生深感憤怒,舉行集會及發起靜坐表達不滿,堅持爭取與高級公務員的待遇看齊。

從表面看,事件好像是一場勞資糾紛。但稍為深入分析一下,就會發現事情絕非如此簡單。如一些參與集會的醫生說,他們這次行動的主要目的,並非為了額外的加薪,而是要捍衛他們的尊嚴。有關當局作出這決定之前,不可能不曾考慮員工的反應。再者,這決定的理據究竟何在?從傳媒的報道,不見得有任何清晰的交代。

整件事情的發展模式,和香港大學校委會否決通過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的過程,何其相似!特區政府近年三番四次破壞香港原有的管治機制,這才是他們所謂「去殖化」的真正意義。

英國政府九七年退出香港之時,通過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為香港留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目的是保障香港往後五十年可繼續奉行資本主義,而市民也可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資本主義容許私人擁有財產,以及鼓勵私營企業通過市場競爭提高效率,推動經濟及社會的進步。自由、人權、法治,是資本主義能夠健康發展的三大基石。政府最重要的角色,就是維護這三大基石不受破壞。但梁振英領導的特區政府做法剛剛相反,明顯是系統地在社會各環節刻意地摧毀它們,例子不勝枚舉,包括強行繞過立法會,批准機管局通過融資方法興建第三條跑道;在未經招標的情況下,將維港海濱發展交給新世界集團管理等。

所以,「去殖化」不是遮蓋殖民地時代郵筒的英國皇室徽號這麼簡單,它的深層意義是將香港以法治為基礎的制度,轉化為以長官意志決定一切的人治制度。

要阻止香港淪亡,港人必須馬上行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