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人者智,自知者明。」道德經盡己章第三十三章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早前表示,從殖民地時代至今,香港都不曾實行「三權分立」及行政長官地位「超然」於三權之上,在社會掀起極大爭議。機關算盡的梁振英在未認清形勢前,一直拒絕正面回應。但在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高調支持張曉明的言論後,梁振英急不及待宣稱由於特首的地位來自中央的授權,地位確實是超然的,跡近黃袍加身。

事實上,在所有政治體制中,地位超然於一切權力之上的領袖,只可以在極度專制的國家或地方出現。今天的北韓便是一個最佳的例子。在中國大陸,中共政權即使壞事做盡,但它的領導人也從來沒有一本正經地向全世界宣佈,他們具有超然的地位,還經常假惺惺地將「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掛在口邊。

梁振英「勇敢」的嘗試,令人聯想起七十年代烏干達的大獨裁者阿敏。阿敏軍人出身,1971至1979年在位期間,奉行恐怖統治,大舉殺害數以十萬計的異見人士,期間還不斷自封各式各樣的銜頭,如終身總統和大英帝國征服者等,因而成為國際笑柄。

套用鄭耀棠的評語,梁振英「有前無後,打死罷就」的性格,著實害苦了他的統治隊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表示,基本法已清楚寫明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呼籲社會人士不應糾纏在字眼上。譚志源的說法等同要求我們不應對任何具爭議的言論提出意見,表現絕不專業,更有違言論自由的重大原則。

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也不甘寂寞,指梁振英同時擁有政府首長及特區行政首長兩個身份,估計梁所指的超然,只適用於其特區行政首長的地位,而不是他作為政府首長的地位。但這兩身份究竟有何分別,相信孫明揚也搞不清楚。

可以肯定的是,「超然論」已令梁振英飄飄然,讓我們拭目以待他的下一場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