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習打江突破禁忌 全景佈局呈現

 

郭伯雄兒子郭正鋼於3月2日落馬。目前郭伯雄被認為是軍中將重點被打的「大老虎」。(新紀元合成圖)

【大紀元2015年06月05日訊】近日來,習近平反腐打虎步伐未停。落馬官員包括:前浙江省軍區司令員傅怡,廣西自治區黨委常委、南寧市委書記余遠輝,山東省統戰部部長顏世元等,陝西民政廳廳長郭伯權也傳出被內部調查的消息。其中傅怡是提拔郭伯雄兒子郭正剛的人,而郭伯權是郭伯雄的弟弟,這顯然是沖郭伯雄去的。

這些動作發出明顯信號:對郭伯雄動手已進入倒計時。而郭伯雄是江澤民軍中頭號大將,因此是沖江澤民去的。

從兩年多反腐的軌跡看,習近平蒼蠅老虎一起打,落網的貪腐分子大多是江派人物。這與江澤民長期用放手腐敗來收買官員迫害民眾有關。目前,越打到最後,全景和整體佈局就越清晰。

首先,此次反腐沒有數量、時間和官位大小的限制,上不封頂,打到常委一級乃至首惡江澤民,應該說是突破了一個根本禁忌。習王拿下周永康後已無回頭路可走。要避免生死譭譽,必須最後拿下曾慶紅和江澤民。

第二,目前對江派的圍剿穩步推進。根據習打虎的慣性模式,對江澤民的圍剿從外圍開始,逐個收拾。蘇榮、李東生、徐才厚、周永康、馬建等已經被抓。郭伯雄被抓即將公佈,周永康即將庭審。包圍圈已縮小到曾慶紅和江澤民本人。如果曾江不狗急跳牆,就逐步收緊包圍圈;如果曾江狗急跳牆,不排除閃電反擊,一網打盡。

當然,打虎就像打拳一樣,有收有放,蓄勢待發,欲放先收,將計就計。只有占天時、地利、人和,以及力量對比的絕對優勢,才能先手收放自如。

第三,打江是一盤全局性大棋。對江派的清理是與對軍隊、政法系統、國安部門以及統戰部等的清洗同時進行的,其中也包括中紀委內部的調整等。因此,打江從規模上看也是前所未有的。

第四,用法律懲辦江澤民,突破了「運動性反腐」的界線。「依法治江」這一主線清晰可循。

2014年10月18屆4中全會確立「重大決策終身追究制」和「責任倒查機制」,實際是為打江量身訂造的。然後同年12月南京大屠殺公祭日上習近平首次提出「反人類罪」,這與江澤民在國際上多個國家受起訴的罪名一致,而且習結束後特意去江最害怕去的地方鎮江視察,劍指所向明確。同時在習主導下內蒙最高法院開啟了國家賠償冤案受害人的先例。2015年5月27日最高法公佈了2015年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賠償標準為每日219.72元,為賠償受到江澤民集團迫害的廣大受害者奠定了基礎。5月1日在全國全面實行「有案必立」的登記制度順應了民意,讓底層民眾能通過法律途徑參與打江。習已連續三次主持常委會否決了江「既往不咎」,「特赦貪官」 的建議。也就是說,習堅持「依法治江」,堅決否定了江用太上皇姿態行政干預反腐的非法做法。

這一系列舉動突破了「運動性反腐」,顯示出打江走「法治路線」的特點。

第五,打江從制度層面瓦解或正在瓦解江澤民的迫害體制,甚至從某個層面突破了黨管一切的界線。

習執政後首先把政法委降級,邊緣化了江澤民周永康的迫害民眾的第二權力中心。目前迫害法輪功的610系統最高層已出現無人掌管的真空狀況,頻臨整頓或解體。李東生被抓後,610系統曾由公安部副部長劉金國接替。劉金國調任中紀委副書記後,遲遲沒人接任610辦公室主任,而且至少已經三次點出落網貪腐分子的職務是610辦公室負責人。這些舉動實際上是發出了對610系統進行整頓或廢除這一系統的信號。在「以憲治國」名義下,所有檢察官上任必須對憲法宣誓,而不是對黨宣誓。而且,檢察院要監督公安局派出所,抓人必須要有法律依據。

僅這幾點對政治體制實質性的改革,已遠遠超出中共歷史上所有政改內容。

最後,2015年5月「有案必立」後出現的「訴江」大潮意義非凡。一是從打擊腐敗開始指向江派的核心罪行。二是把打江與最廣泛的民意結合起來。三是使法辦江澤民有了具體可行的途徑。

總之,從圍剿江、依法治江、廢除江的迫害體制和開啟全民訴江等諸方面看,打江已經突破了一些根本性禁忌,對中國未來的變化有重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