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淨文

3月25日梁振英被選舉為第四任香港特首,這場小圈子選舉本來就被港民撻伐不已,再隨著梁振英的中共地下黨身份一再被正式曝光,港民可謂是受哄受騙受脅制,卻又莫奈之何,心中憂忿達到極點。4月1日,香港發起「豺狼當道,港人憤怒」大遊行,一萬五千多名香港人用腳印代替選票,抗議中聯辦干預特首選舉和破壞「一國兩制」。

「狼來了,全城戒備!」這是3月25日梁振英被小圈子選為第四任香港特首後,港人的第一個反應。數千抗議者聚焦在中聯辦前怒吼:「不要共產黨治港!抗議小圈子選舉!打倒共產黨!打倒梁振英!」

小圈子選舉 非豬即狼

這天在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中,中共授意的689名選委選出了梁振英,不過這1200人在香港700萬人的比例不到0.017%。同日凌晨,不顧北京反對和黑客攻擊,由香港大學自發舉辦的被稱為「特首公投」的「民間全民投票」結果也同時出爐。22萬人參與投票,其中54.56%的港人投了空白廢票。中共所提名的兩位候選人:梁振英與唐英年得票率分別為17.77%和16.25%。7月1日將正式上任的新特首梁振英也因此被媒體譏為「三低(低得票率、低民望、低凝聚力)特首」。

香港名演員金馬影帝周潤發公開表示,自己參加了民間投票並投出廢票。他說,特首選舉只有1200名選舉委員有投票資格,不代表民意。他支持香港應一人一票選特首。袁詠儀和導演王晶等其他香港藝人,也公開表示自己投下廢票。

4月1日,由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大遊行主體就是:「豺狼當道,港人憤怒」,一萬五千多名香港人用腳印代替選票,抗議中聯辦干預特首選舉和破壞「一國兩制」。遊行隊伍以一幅巨型假狼皮帶隊,不少市民都穿上黑衣,用黑布蒙眼,數十名大學生戴上紅色頭巾,扮成童話故事的小紅帽,寓意港人要提防被狼欺騙。人們擔心梁振英上任後將重推23條立法,破壞香港的言論及表達自由。

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至今,已經歷過4任特首選舉。不過香港選舉不是台灣式的普選,而是由中共控制的幾百人的小圈子選舉。今年北京一改過去「欽點」特首人選的態度,推出兩名親共的建制派候選人,表面上兩人互揭短處,辯論也很激烈,而且選委人數也增至1200人。不過香港民眾一直認為,這只是「假民主」的演戲。香港市民早就對遲遲未到的2017年特首和立法會議員雙普選感到不耐煩了。

有人在唐英年與梁振英的競選活動中,頭戴豬狼各半的面具,諷刺候選人「非豬即狼」,有人更在標語上寫著「權貴在分贓,人民在受苦」,表達對中共的不滿。過去15年來,從董建華的「富豪治港」,到曾蔭權的「公務員治港」,最後走到「黨人治港」。「50年不變」的政策15年就變了。當梁振英的中共地下黨身份曝光後,港人的憤怒可想而知。

一國兩制的地下黨特色

《華盛頓郵報》形容梁振英是「富有和得到北京支持的民粹主義者」。華郵指多年來一直傳梁是中共地下黨員。英國殖民地官員私下都說梁年輕時已入黨,不過由於中共地下黨的祕密性,人們無法拿出證據。近年來很多人站出來充當人證,舉證梁振英是中共黨員。

最令人驚愕的是中共官方的舉動。梁振英當選後,《人民日報》的「人民網」曾推出「梁振英同志簡歷」,將其稱為「同志」。這是以前對香港官員的稱呼中從未見過的。在人民網的「中國機構及領導人資料庫」的香港主要官員名單上,3月29日一度顯示梁振英為行政長官,把6月30日才卸任的曾蔭權提早「下課」了。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整理的「中共政治菁英資料庫」內,也清楚表明梁振英所屬政黨為「中國共產黨」。

根據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第569章31條,為了特首的執法公正,任何特首當選後必須公開書面承諾,執政期間退出任何黨派,不被任何黨派操縱。很多港人表示,香港是自由之地,假如梁振英公開其共產黨員身份加以競選,多黨競爭,這完全是合法的。人們絕不會把他比喻成「批著人皮的狼」。那為甚麼梁振英不敢公佈自己的黨員身份呢?

這主要是因為共產黨的名聲太臭了。香港人口中很大一部份人或其前輩都是在國共內戰時期、中共建政時期、三年困難時期或文革時期,從大陸逃難、偷渡或移民來港的。他們對中共暴政非常恐懼。最近三十年也有很多中共既得利益者定居香港,他們對中共的醜惡也心知肚明,也不願香港成為第二個上海。加上梁振英得到土共(香港傳統左派)的力挺,人們擔心土共再搞出類似文革時的「反英抗暴」,破壞香港的法制和文明。所以如果公開以共產黨身份參選,在香港是沒有任何獲勝機會的。

很多香港市民相信,假如能發動類似03年50萬市民反對23條的遊行,相信就可以阻擋樑上台,「倒他的米」。梁在上任前必須先過三關:一是4.1遊行已經接近中聯辦承受的上限,還有就是六四燭光集會及七一遊行。梁一直被揶揄為「六四變色龍」。他曾說過下令血腥鎮壓的鄧小平應拿諾貝爾和平獎。梁還建議縮短商業電台續牌年期,並講過要出動防暴隊來鎮壓香港民眾等。在六四和七一期間,他的言行稍有差池,隨時會激化民憤,即使他能過了這三關登上特首寶座,未來五年的任期定必難熬。

一位參加了4.1遊行的北區曾先生表示原本很少參與社運,這次真的看不過眼才上街抗議。他說,共產黨永遠是講一套做一套,香港人不會相信。「了解共產黨本質,它是人類的癌細胞,一定要消滅!」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也表示,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在中國的土地上,共產黨在香港卻不敢公開,從此可見中共的鬼祟和虛弱了,也算是一國兩制下的「共產黨特色」。

徐展堂至死也沒公開的秘密

中共滲透香港早已是公開的祕密,有雜誌披露說,在香港中共的地下黨員高達二十萬人,著名評論人練乙錚也曾估算香港有三十五萬中共黨員。這裏簡單介紹幾位。

2010年中共兩會期間,被稱為香港著名商人、古董大亨的全國政協委員徐展堂因醉酒中風死亡。香港親共媒體報道說:「徐展堂追悼會千人致敬極盡哀榮」。他的骨灰盒上鋪蓋了國旗,中共領導人賈慶林、習近平、王剛、王兆國、劉延東、李源潮等分別發來唁電唁函或致送花圈。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等出席了追悼會。很多人很詫異為何他能得到如此厚禮,原來徐展堂的父母是中共的高級地下黨特務。

據北京一位知情人給新紀元獨家透露,徐展堂的父親徐漢元和母親都是中共的忠實黨徒。1950年中共命令徐漢元攜帶大量黃金到台灣去發展中共地下黨,誰知他們來到香港後徐漢元就生病了,1954年徐漢元因肺病死在香港。他夫人只好帶著幾個孩子在香港謀生。

徐夫人一直沒有公開她的中共地下黨身份,直到1980年代初她臨終前才吩咐徐展堂把這些黃金帶回北京,並表達他們未完成任務的遺憾。徐展堂到北京後,幸運地找到了父親的單線領導,並如數上繳了特務活動經費。此舉在中共特務界引起轟動。沒想到還有這麼忠心的特務,於是中共在海外的特務機構,如北方公司等高官,決定幫助徐展堂做生意。徐展堂從此暴富起來。

中共官方的說法是,徐展堂依靠過人膽識,在中英九七談判時,趁香港地產低潮,大舉收購樓盤,然後發了大財。他隨後收購了香港老字號中華製漆廠、香港城巴集團和英國倫敦首都城巴、北海集團,成為跨越香港、新加坡、中國大陸的企業家集團。

其實這背後的雄厚財力完全來自中共國安的操縱。比如徐展堂的上市公司北海集團,帳面盈利才400萬港幣,但徐展堂卻被稱為全球五大私人收藏家中唯一的華人收藏家,擁有30億港幣。真實情況是,徐展堂一直在幫助中共國安倒賣古董。

李儲文讓基督徒都震驚了

曾任香港新華社副社長的李儲文,到香港前已經是被曝了光的中共專職特務。只是香港人並不知情。

在大學抗戰時期,李儲文加入了中共。大學畢業後,他任職於基督教青年會。1941年他受周恩來的直接指派從上海來到昆明。以基督教為幌子,吸引西南聯合大學的華羅庚、吳唅、聞一多、潘光旦等著名學者在政治上向中共靠攏。同時向美、英等國外交官、新聞官以及美國志願航空隊(陳納德的飛虎隊)成員積極宣傳共產黨。盡力批評國民黨如何腐敗無能,促成愛德爾曼、貝爾、海曼等美國士兵到重慶與毛澤東見面。此外,他還利用基督教到滇軍中進行反內戰宣傳。

1949年中共派他到美國攻讀神學,一年後竟然獲得神學博士。1950年李回國後不久擔任上海國際禮拜堂副牧師,很快中共將牧師、美南長老會傳教士畢范宇驅逐出境,另外兩位副牧師一位自殺身亡,一位死在獄中。於是李儲文掌管上海國際禮拜堂,並擔任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的祕書長。與中共黨員、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一樣,李儲文一直在宗教界配合中共對信仰的摧殘。

直到1966年8月文革爆發,李儲文被紅衛兵打得受不了了,才宣稱自己是忠實的共產黨員。隨後李儲文被調回上海市黨委,1983年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並被中共評價為「為香港回歸做出貢獻的知名外交家」,不過在香港人眼裏,他只是個中共高級特務而已。

還有位廣州軍區的知情人告訴新紀元,他認識一位軍區幹部梁先生,他在1980年曾到香港探親,原本計劃待三個月,但一個月後他就回來了。他很討厭香港燈紅酒綠的生活,不過幾年後,他又移民到了香港。這位知情人說,梁先生是廣州情報部門專門派到香港搞地下活動的。他在香港的身份是商人。但他在廣州軍區的工資每個月照發。他還每半年回來做一次身體檢查,退休後,廣州軍區還給他分了一套房子。不過在外人眼裏,他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香港商人。

關於香港今後五年會被梁振英這隻狼帶向何方,有人借用楊千嬅的歌對港人唱到:「狼來了,天空的星星退避了。我沒法入睡傷心痛楚,緩緩地淚乾了。昨日的愛亦棄掉,如讓我可重頭,是否可不必再錯?」港人的擔憂可見一斑。

轉自270期《新紀元周刊》「專題新聞」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