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林怡、梁路思、辛玲、李真香港報道】還有不到一個星期就是香港行政長官選舉,被外界質疑為中共地下黨員的梁振英,16日在電視辯論上被對手唐英年大爆內幕,包括03年提出動用防暴隊和催淚彈對付反對23條的示威者,以及縮短商業電台續牌年期來施加壓力,令全城嘩然,連日來其民望不斷下挫。昨日,梁振英更面臨前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藉來港發表新書《我與香港地下黨》,大爆有關內幕,更公開「推測」梁振英是地下黨,令他的中共黨員身份再次成為焦點。梁慕嫻大聲呼籲港人一起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以免香港遭到巨大的禍害。與此同時,社會各界也紛紛要求當局公開有關的真相。也許未來一周,特首選戰也將成為港人抵制共產黨治港之戰。

梁慕嫻是中共地下黨組織學友社前主席,1974年移居加拿大,決意脫離共產黨。1995年她寫信給已故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懺悔關於在學友社奪權事件。1997年2月,中共接管香港前夕,她開始在《開放雜誌》發表其第一篇關於香港地下黨的文章《從六七暴動到紅頂商人》,揭露首屆特首的特別顧問葉國華的地下黨員身份。文章發表的同時,剛好葉國華被委任職位;之後筆一直停不下來。

97後地下黨滲透官商機構

早在1989年六四之後,梁慕嫻已察覺到中共地下黨有計劃地在香港進行工作,本來以為1997之後這些地下黨就完成任務浮上檯面,結果他們繼續在地下運作,令她感到非常憤怒,覺得港人受騙了,「原來一國兩制還有一塊東西在地下,用這個地下黨的人滲透入政府和各個機構」。她強調自己是中共培養的對象,跟中共無怨無仇,寫揭露文章的目的是為了公義,「你明明有一個地下黨,你就不給香港人知道。但是我知道,因為我是地下黨員,所以我覺得我要頂證這件事。」

闊別香港20多年再回港,梁慕嫻坦言對今次特首選舉感到非常的憂心,所以特地回來,希望藉著新書發表,呼籲港人一起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她說:「我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希望傳媒幫助我將這個資訊在香港的大眾裏面傳播,我是憑一種公義的精神,一種大原則,黑白分明這樣的概念來提出。」

梁慕嫻說,自己可以頂證葉國華是地下黨員,因為是他入黨宣誓時的見證人,現在參選特首的梁振英,她雖然無法直接頂證,但可以推論出來,「現在能夠看到的證據就是,他1985年獲得北京委任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行政委員,3年之後,他接替一個人,叫做毛鈞年,這個毛鈞年是新華社前副社長,接替這個毛鈞年去做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秘書長,這個就是梁振英。」她指出,以中共的規定,這類的秘書長的職位一定是由共產黨員來當的。「毛鈞年就一定是地下黨員,梁振英接替他就一定是的。所以這個推算不會有錯。」

對六四態度顯示核心價值不同

她又指出,梁振英和唐英年被問到六四問題時反應就很不一樣,梁的回答很不著邊際,唐就回答得有人情味,所以唐一定不是黨員,這個很明顯是核心價值、思想的不同。「從他的言行也可判斷出來,看他和中共的關係多密切,譬如說他講出來的話和香港的核心價值是不是背道而馳呢?他是不是逃避六四問題啊?還有普選的問題啊!等等。」

至於梁怎麼爆出來參選特首,梁慕嫻說,原因就是梁隱蔽得最好。「我認為就是因為梁振英隱蔽得最好,我查得好辛苦都查不到。我很坦白承認。但是查不到不等於他不是。這點很重要。」

有人說現在的特首也是受中共操控,是不是黨員好像沒有分別,梁慕嫻認為二者分別很大,地下黨員當特首將令香港受到很大禍害,「這個特首其實不是真是去管香港的,而是這個黨組的領導人去管,這個是我覺得最可怕,最擔心的。」

她並指出,曾蔭權一定不是共產黨員,港府仍然有自主獨立性,他可以聽可以不聽的,只是曾沒骨氣。但是梁就不同,「如果是一個地下黨員當特首,他要有規範,他有組織會議,如果你不聽這個組織會議的東西,你不跟這個組織,你會被處罰。所以是有區別。」

港人治港變成黨人治港

梁慕嫻說,現在港府裏的行政會議中就有黨組織,現在的中聯辦是公開的名稱,實際上它是香港工作委員會。「他們才是真的管著香港,無形中就是共產黨管香港。你們可能知道,怎樣是港人治港都聽到,但是它怎樣變成黨人治港呢?我現在講出來,就是這樣的。所以香港人現在就要行出來,喊出來,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這種聲音。」

她認為,中共把梁振英推出來,是覺得之前無論是董建華或是曾蔭權都達不到他們的要求,不如索性找自己人出來。「現在還沒有做到地下黨員當特首,你已經發覺香港若干的部份、若干的機構失去了這個核心價值了。只要那裏有黨員,在高層那裏搞東搞西,你不知道他怎麼搞,怎麼開會,或者組織地下黨組織。這樣的時候,那裏就起變化。」(下轉A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