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夕陽話
道教《抱樸子》云:「聰者貴於理,遺音於千載之外而得興亡之跡。明者珍於鑒,逸群於寒瘁之中而抽匡世之器。」
 8百年前,宋代風水大師賴布衣千里迢迢由中原追龍到香港。留下籤文說,香港爐峰上有一隻石龜,每年以一米的速度由山上爬向海,石龜到海之日,是香港玩完之時。
 一九九七年,香港爐峰山下,灣仔海邊,特大石龜,香港會展中心建造完工。開幕之日,用於香港回歸大典。印證了香港改朝換代之時。從此巨龜張開大口,對著維多利亞港狂吸香港的財富,並能一語定乾坤,批死石龜落海之日,即香港玩完之時。可見中國術數之神奇,賴大師風水學問之精準,令人佩服。
 人所共知,龜以捕蚊為食。故有龜之處,罕有蚊患。九七前,石龜未落海,故九七前香港甚少聽聞有毒蚊為害之事。
 但九七後,香港到處毒蚊為患,連大小公園亦常發生。故足以證明賴大師石龜落海之說並非虛言。
 龜蛇乃北方真武大帝的化身。石龜於九七年現身於灣仔海面,維港心臟地帶,狂吸香港氣血,令香港一片慘淡。可見北大人之處心積慮,精心佈局,絕非一時一日之謀矣。
 道教《通玄真經》有云:「世之追名逐利者,往往違天時,竭地力。自謂以心計析秋毫。不知正犯道家之所深忌。故自貽殃禍,覆轍相尋。」
 未知北大人手下之術數高人可有算準在香港能吸多久呢?
 楊慎詞《臨江仙》云:「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堵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歷來王者之氣運亦極之短暫。但古往今來,暴君暴卒都在徹底破壞神州大地的風水。致使一個睿智的民族,變成今日愚昧無知的一群。其實留下一尺數寸的褔地,供後世能孕育數位炎黃精英,為民族效命,又有甚麼不好呢?
 香山夕陽識於香江靈臺秘苑
(香山夕陽話風水系列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