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大師(1840年~1959年)原籍湖南湘鄉,生於福建泉州。俗姓蕭,初名古巖,又名演徹,字德清,別號幻游。中國近代著名禪宗高僧。
 清道光初年,正是中國遭受列強侵略的時候,虛雲大師的父親蕭玉堂老先生在泉州做官。蕭老先生和夫人顏氏篤信佛教,遺憾的是年已過40多歲的蕭夫人,還沒有生過孩子。有一天,夫婦二人到泉州開元寺燒香拜佛,回來後兩個人竟做了同樣的夢,夢見一位長鬚青袍老人,騎著老虎衝進蕭夫人的懷中。
 不久後,蕭夫人懷了孕,十個月後正是興奮期待生個兒子延續蕭家香火時,結果竟生下一個大肉團,由於蕭夫人年紀大了,體力不夠,看到肉團竟因驚嚇過度離開了人間。
 這時有個賣藥的白鬚老人,路過他家,自願幫忙把肉團用刀剖開,裏面竟然是個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蕭府上下在悲痛之餘,也算得到一些安慰。而這個生下來就沒有了娘的孩子,就由庶母王氏照顧。
 這個孩子跟其他孩子並沒有兩樣,只有一點特別的地方,就是喜歡跟家人到寺廟去朝拜。當他13歲那年,在湖南老家的寺院中,見佛像及聽到唸佛聲,心裏就很喜悅,而在小小的年紀就有了要出家的念頭。
 17歲那年,虛雲幾度悄悄離家上山,都被家人找回。但是,十幾歲的孩子已連著離家二、三次,卻令蕭老爺擔心。為了打消他出家的念頭,蕭老爺給他娶了二位年輕貌美的妻子。但虛雲大師一心向佛,有空就跟庶母和兩位妻子說法,日子久了,竟由情侶變成淨侶。
 咸豐八年,大師19歲了。他看時機已到,決心到福州鼓山湧泉寺出家,皈依妙蓮法師。由於家人追得很緊,大師便帶了簡便衣物,躲到深山的巖洞裏,不畏虎豹,飢食野果、渴飲泉水,日日在山洞中唸經苦修。
 過了三年,聽說父親告老還鄉,不久病故,王夫人和二位妻子也出家為尼。從此,大師心中毫無牽掛,下山後,聽高僧指點,參禪聽《法華經》,渡海到普陀山求法。
 一轉眼,大師已經出家二十多年了。因為一生下來就沒見過母親,便決定拜山報恩,發願三步一拜到五台山。在拜山的途中,歷經不少艱辛,過黃河時遇大風雪,幾乎被凍死,由於孝心感天,遇到一個叫文吉的人救活,後來又腹瀉不止,幾乎昏迷過去,也是文吉相助;他相信文吉便是文殊菩薩的化身。最後歷經三年,達成拜山報恩的心願。
 拜五台山後,大師開始身行萬里,訪名山古寺,向高僧請益。後來更經西藏入印度,經不丹到錫蘭,到處弘法救世人。56歲時,在江蘇玉佛寺連打十二個禪七,至第八個七的第三晚,因護七禪師入禪堂衝開水,濺到虛雲大師的手,杯子「啪」的一聲破碎了,虛雲大師忽然覺得平日的疑根突然斷了,如夢初醒般開悟了,因述偈曰:
 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
 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
 後來大師遠至南洋弘法,經馬六甲、吉隆坡,過台灣,所到之處求戒皈依信眾常以千計,所得樂捐巨款不留分毫,都用在修建道場上,從來不改變自己的生活態度。
 抗日戰爭時的1942年,民國31年(歲次壬午)。當時虛雲老和尚103歲。正值國難當頭的時候。日本侵略中國到了最嚴重的階段,國民黨政府遷到重慶。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主席林子超,以及其各部會官員,除了一面忙於戰事,為了安定人心,還派出了屈映光、張子廉兩位居士到雲居山,代表國民黨政府歡迎虛老赴重慶主建息災法會。
 是年冬11月6日,虛老啟程,抵重慶後與林主席和法務長戴季陶商定,在慈雲、華嚴兩寺分建法會。民國32年(歲次癸未,即1943年)1月,在息災法會上修懺儀,至26日圓滿。林子超、蔣介石、戴季陶及何應欽等都分別設齋招待虛雲大師,席間非常詳細的討論了唯物、唯心的哲理,以及基督與神的問題。
 1951年春,虛雲大師主持的雲門寺擬於春期傳戒,各地聞訊前來求戒者頗多。其時適共產黨正在全國展開「鎮壓反革命」,有湖南某縣幾位信眾也來受戒聽法,湖南公安部門追至雲門寺,將那幾位定為反革命的佛教徒綑打歸案。由於虛雲大師高德望重,吸引大批全國各地的信眾來聽法受戒,被信奉無神論的政府當局視作對他們的公然挑戰,早欲找理由除之而後快。於是地方當局奉命以雲門寺藏有軍械、電台為由,於夏曆2月24日派出百餘人,將寺院團團包圍。為搜尋軍械電台,所有殿堂房舍均經詳細搜查,一無所獲。此即海內外佛教界盛傳的「辛卯雲門事變」的開始。直至夏曆5月23日,一場鎮反擴大事件始告平息。這場歷時三個月的「雲門事變」,前後拘禁拷打僧人二十六人。
 在「事變」中,政府為了打擊全國佛教信徒,對雲門寺採取莫須有的暴力手段,以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應,樹立它無神論的權威,因而虛老及全寺大多數僧人都是他們眼中的「反革命」,對已112歲的虛雲老和尚也施以殘忍的手段,打斷了肋骨,使他的身體受到嚴重的摧殘。在這期間,全寺僧眾百餘人集中禁閉於禪堂者十八日,飲食睡眠均在其中,大小便有軍警看守,使清淨佛地變成了恐怖的監獄。
 在「雲門事變」期間。已經九天不進飲食的虛雲大師忽然活過來了,他讓人拿出筆來,記下了他去天上兜率宮的經過,他說:「余頃夢至兜率內院,莊嚴瑰麗,非世間有,見彌勒菩薩在座說法,聽者甚眾,其中有十餘人,如:江西海會寺志善和尚、天台宗融鏡法師、歧山恆志公、百歲宮寶悟和尚、寶華山聖心和尚、讀體律師、金山觀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均是宿識。我坐第三空位,阿難尊者當維那,與余座靠近,聽彌勒菩薩講『唯心識定』,未竟,彌勒謂余曰:『你回去!』余曰:『弟子業障深重,不願回去了。』彌勒曰:『你業緣未了,必須回去,以後再來。』」遂示偈語。
 但經過雲門事件後,虛雲大師的身體常常不好,他說:「人家是三天命有兩天病,我卻是三天命有六天病。」老和尚日夜無法安眠,但一切都順應自然,並不以為苦。
 大概是在57年,那年夏天夏曆6、7月間。一天,虛雲大師突然提出要去後山五老峰看地形。當時大熱的天,徒弟們覺得老人家年紀大了,被太陽曬得恐怕吃不消,多少有點犯嘀咕,心想這也不是著急的事情,等天涼快些不行嗎?可又不敢說,沒辦法只好從命。
 他們做了個簡易的滑竿,打算輪流抬著老和尚上山。誰知道,剛出山門,就飛來了一大群的烏鴉,黑壓壓的足有半畝地,而且飛得也不高,就在頭頂上幾尺。翅膀忽閃忽閃的扇動,很涼快。這麼高的五老峰,他們幾位抬老和尚上去一點也不累。到了山頂,那些烏鴉四散,圍在老和尚身邊。過了一會,虛雲大師下山,那些烏鴉又照樣把他們護送下山。
 虛雲大師在山上的時候,一般每天下午講開示。那時候有的出坡幹活的和尚還沒回來。禪堂一打叫響,出家人就往禪堂趕。奇怪的是,滿山的烏鴉甚麼的飛禽也往禪堂飛,又是黑壓壓的站滿一地。人來了也不怕,還要碰碰牠們,才會讓條路出來。這些小動物也來聽虛老的開示,等開示結束,就呼啦的飛散了。
 虛雲大師115歲時,因為不滿當時政府對人民的信仰的鎮壓,沒有接受政府的邀請,拒絕出任佛教會會長,在江西永修雲居寺帶徒修行。
 虛雲大師在晚年的時候,常生些小病,主要是「雲門事件」留下的舊傷復發。有時候,疼得很厲害,就躺在椅子上呻吟。可奇怪的是,只要一有人來找他老人家,他就把腿子盤起來和人家談話,甚至一談就是幾小時。徒弟們要是暗示客人早點結束,讓他好休息,虛雲大師還會不高興。等客人走,徒弟問他:「您老不是剛才疼得不得了嗎?怎麼一會就不疼了啊?」虛雲大師說:「這是業障啊!就是閻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要起來就起來,要不起來就不起來。」
 1959年,虛雲大師120歲。海內外的弟子要為大師祝壽,但被大師勸阻了。因為他心裏仍然掛念著雲居寺的明月湖還沒有修好,海會塔才建到一半。這時大師已患了慢性消化不良的症候,早晚只能吃一小碗稀飯。大師告訴信眾,真如寺建好了就不要再捐獻了。4月,大師在曾經住過的牛棚照像,又選了一張最滿意的加洗後分送捐助功德的親友和信眾。
 8月,老和尚在寮房門口貼上「今天不見客」的字條。10月,病漸漸重了,時喘、時咳,雖然已進入昏迷狀態,仍然要自己料理自己的事。12日,大家看情況不好,都趕來向老和尚問安。老和尚很平靜地說:「到了現在你們還在作俗態,快去大殿給我唸佛去吧!」
 寺裏方丈弟子請虛雲大師開示,老和尚緩緩地說:「勤修戒定慧,熄滅貪嗔癡。」停了一下又說:「正念正心,養出大無畏的精神,度人度世。大家辛苦了,早早去休息吧!」這養出大無畏的精神,分明是指佛法不向邪惡低頭的精神!
 10月13日,老和尚打坐,雙頰微紅。大師合掌跟大家說聲珍重,就離開了活了120歲的塵世,死後安葬在雲居山的海會寺。
 虛雲大師品行端莊、佛法超威,乃佛門大德矣!縱觀虛雲大師一生,就如他自己寫的一首詩一樣:
 石壑雲濤高際天,渾圇還是太初先;坡前犢子迷歸路,引入香風蹴白蓮。 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