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嫻

香港市民的元旦大遊行更改了歷年來的遊行路線,以中聯辦為終點,把爭取目標轉向中共中央代表機構,而不再是香港政府,這一重要的策略轉變,顯示香港市民已經清楚知道北京當局才是這場牌局的主事人,一切由中央說了算。造成香港深層次矛盾的幕後黑手是中共中央和它的地下黨,民主和普選需要直接向北京攤牌。我為這意義重大的新策略歡呼,這不是刺激而是壓力,民眾壓力越大,越能促使中共有所改變。所以劉曉波先生說:「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

鄭耀棠狂言出兵 恐嚇香港人

民主派的策略轉移引來工聯會會長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鄭耀棠的一番狂言,他說:「中聯辦在香港的地位,講得直接些,好像外國外交部大使館的地位,這樣衝擊,對北京來講是非常震驚的事情……你要去衝擊中聯辦,矛頭是中央,中聯辦是駐港機構……現時情況好難令中央不擔憂。」有人問他若衝擊聚集者眾多時,鄭耀棠稱:「那麼北京就要派兵了。」好一聲「派兵」之說,真正震驚到的卻是筆者。

「派兵」?這的確是我近年不斷思考的問題。我想,時至今天,假如真有幾十萬人聚集抗議中共的倒行逆施,禍國殃民,像八九民運一樣的話,胡溫政府是否仍有膽量開槍鎮壓?我的答案老是左右搖擺,一時認為他們已經沒有了毛鄧的底氣,不敢了,一時想想這2年西藏,新疆的軍隊鐵腕鎮壓,又改變了看法,難有定案。現在,鄭的說詞卻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而形成一次腦震盪。

我之所以震驚,不是杞人憂天,而是推算出胡溫政權已有了派兵的決定,鄭耀棠說的是真話,並不是假傳聖旨,信口開河。憑藉多年曾在地下黨內的經驗,我敏感地察覺到這正顯示中央對港的奪權計劃和政策已經下達香港地下黨。像鄭耀棠這樣利用公開的媒體,自由發揮傳達中央的旨意,透露玄機,警示、鎮懾港人,說明他已得到黨內指示。否則,他無權也不敢在如此重大問題上說話。香港市民應該認真做好流血的思想準備了。

鄭耀棠的話透露中共堅持強硬政策不變,與中共中央正在策劃近2年內完成掌控並改造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大計有關,這個奪權計劃不容有失,如有任何阻礙,將不惜出動解放軍。計劃的壓軸重頭戲是:在2012年一定要捧出一個隱瞞地下身份的幹部來競逐下屆行政長官。其堅定的決心:改造香港成為中共式資本主義社會的毒辣陰謀已經昭然若揭。

疑似黨員梁振英是候選特首人物

早前在文章中,看到那位「疑似」地下黨員梁振英(本人把地下黨員分為三等:實證地下黨員;推算地下黨員和疑似地下黨員)被《信報》練乙錚在專欄上調侃一番之後,便大動肝火,連續2天撇清關係,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真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妙。較之那些前輩同志如葉國華的奸狡,曾鈺成的愚鈍來說,這是最為拙劣的表演。我覺得非常好笑,那位勇敢的主筆只不過把筆鋒稍為掃了一下,梁就沉不住氣惡相畢露,無形中自曝了身份。

從種種跡象看,曾經揚言「N屆都不參選特首」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的確推翻前言,正為2012年特首選舉熱身:出版自傳,頻繁活動,發表言論積極建立形象等等。所以我可以確定中共是近年才決定派梁振英出馬參選的,估計應該是他出版自傳,也就是人大常委頒佈「決定」的2007年開始,梁因而出現前後矛盾的表白,無法自圓其說。地下黨員當上特首的幹部治港,再也不是夢話了,我感到香港評論界的焦灼不安。

中共當然明白,如果放在公開公平的真民主選舉中,梁振英絕無可能與眾多高學歷,有理念,有魄力的香港菁英相比,他們的窩囊幹部必定敗選。為要確保地下黨員當選特首,2012年是關鍵年份,而政改文件則是關鍵的關鍵了,中共中央絕不會輕易妥協。而民主派也不甘示弱,誓死追求一個度向落實真民主普選的方案,不再含糊不再退縮。雙方可說已到短兵相接的階段。當阻力重重,中共無法實現美夢的時候,派兵鎮壓將會是它的最後選擇。現在是考驗曾蔭權的時候了。

很多人在關注地下黨問題

一旦地下黨員當上特首,就像水鬼星成王,什麼都好辦了。共產黨實際上用不著一個有才學的人去當特首,因為這個特首將暗地裏接受地下黨組織(即香港工作委員會,簡稱香港工委)領導,這些領導人才是真正的香港領導人,也就是一群我們看不見的地下「太上皇」,那麼,庸才的特首又有什麼關係呢,將來,一切計劃政策將先在地下黨組織討論並議決之後,才由那個地下特首拿到港府裏去追認,民主派在立法會的否決權已經被破解的話,就無所禁忌了。屆時香港的自由民主就像儲安平之言,不是「多少」而是「有無」的問題了。

自從我於1997年2月拋出第一篇文章外,也有不少先知先覺,大膽而尖銳地評論地下黨問題,茲節錄如下:

陸恭蕙:我認為共產黨的領導和機構必須清楚公開,落實一國兩制的政策,必須要面對和處理:共產黨可否參加本地的選舉?我個人認為「不可以」,原因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適合香港。

胡菊人:香港特區的共產黨,是否是太上皇呢?事實上自1997過渡開始以來,香港就一直受共產黨干預和支配……黨組織一定存在,這就出現特區政府與黨委之間究竟誰聽誰的話的問題。

王亭之:中共在香港的組織,大可名正言順掛正招牌,設立黨組織辦公室,如若不然,那便是特首之上還有太上特首,未免有點難看。

金堯如:中共應公開聲明,因實行資本主義,香港工委對特區政府沒有領導權,只有溝通、配合和支持的責任。這黨委不必再向特區政府登記,不參加香港政黨活動,不參加選舉,不擔任公職。

壹週刊:專輯《特首顧問與地下黨關係》回應本人文章……地下黨組織都進行單線聯繫,除了自己上級的領導,沒有人知道他是黨員,以便隱蔽。

羅孚:香港已經回歸,卻還要在香港秘密存在,有什麼理由非保密不可?這樣做是準備對香港人打什麼主意呢?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打算要瞞著?

以留港建港為標榜的民建聯的一些成員早就是共產黨員,他們參加政治活動,卻隱瞞重要的中共黨籍,他們還能取信於人麼?

絕對不能接受地下黨做特首

綜上所述,十多年前已有的洞悉今天正已一一浮現。如果多年前提出地下黨問題不過是讓大家加強認識共產黨的本質,給港人一個警示和預告,那麼現在應該是進入實戰階段了。

我的結論是:中共已經鐵下心來改造香港,甚至不惜派兵。我們已無可退讓,絕對不能接受一個地下共產黨員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

假如共產黨員隱瞞黨籍參選而其他政黨人物參選則要棄黨才可,這何止是不公平,簡直是欺人過甚的騙局,絕不能容忍。我相信總有一天,在茫茫700萬人之中,總有一些地下黨員覺醒起來揭發地下黨,尤其是那位地下特首的身份。希望中共及時懸崖勒馬,不要一錯到底,免至將來讓全世界貽笑大方才好。

轉自《開放》雜誌2010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