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進發

馬來西亞跨黨派的「乾淨與公正選舉聯盟」(淨選盟)號召10萬人身穿黃色服飾,於11月10日(週六)下午在首都集會,要求選舉改革。穩控國會91%多數的「國民陣線」(國陣)聯合政府卻如臨大敵,透過拒絕准證、封鎖新聞乃至設立路障等等手段,企圖使這場大集會流產。【編者按:馬來西亞於11月10日爆發近10年最大規模示威。外電指數萬民眾不顧政府反對立場,在首都吉隆坡示威,要求選舉公正廉潔,結果遭警方以催淚彈和水炮驅散。警方指有4000人參與集會,組織者則指有3萬人。警方扣留了245人。】 

選舉舞弊在馬來西亞絕非新聞。國陣及其前身「聯盟」從1955年自治選舉上台至今,贏取12屆大選,掌權52年。這固然是因為其主張多元族群協商的政治路線,和推動國家發展的經濟表現,受到大多數選民青睞,但也有相當部份是因為選舉程序並不公正與自由。 

觀察家一般把國陣的勝利因素歸為3M: 金錢(Money)、 選舉機器(Machinery)與媒體(Media)。然而,除了一面倒的競選活動,投票與算票過程都出現過許多爭議,最嚴重的就是所謂仿冒已故選民投票的「幽靈選民」。 

由5個在野黨派和約70個公民社會組織所組成的「淨選盟」,要求選舉委員會立即推行四項改革:清理選民冊,以便去除已故選民、非法、錯誤登記的名字;使用不脫色油墨,以防止重複投票;廢除不透明、適用於軍警人員(執政聯盟的傳統票倉)的崗位投票,以避免舞弊;允許各政黨公平使用媒體。該聯盟同時提出,改革選舉制度、限制看守政府權利、管制選舉開支等長程目標。 

「淨選盟」從去年11月成立後,就在全國展開巡迴演講,甚至成立分支組織,不時通過媒體輿論對選委會施壓。理論上獨立、實際上受執政黨控制的選舉委員會,至今只答應不脫色油墨一項,對其他要求都表示力不從心。 

執政黨直接控制的其他機關(如警方等)更不友善。在馬來半島東北隅、主要在野黨回教黨盤踞的登嘉樓(舊譯「丁加奴」)州,警方就於9月9日阻止「淨選盟」 召開集會。一名被懷疑為假冒群眾鬧事的便衣警員,竟然以實彈射擊公眾,導致兩名集會者受傷就醫。施暴記錄纍纍的馬來西亞警方事後宣稱開槍者乃是自衛,民間黨團則紛紛要求另一個法定機構「國家人權委員會」(Suhakam)展開獨立調查,而後者的不作為,也招來輿論的批判。 

聯合政府中的最大執政黨「馬來民族統一陣線」(巫統,UMNO)的代表大會11月9日落幕,人們卻在期待著馬來西亞政治的另一個高潮──「淨選盟」號召10萬人身穿黃色服飾,於11月10日(週六)下午3時在吉隆坡市中心的獨立廣場集會,要求選舉改革。 

吉隆坡市警方已經宣佈,基於安全考量,拒絕發出准證給這次大集會。根據媒體報導,警方表示擔心會有人乘機在集會時作亂,造成公眾恐慌,繼而影響國內的經濟活動,公物也會因而遭到破壞。市總警長祖哈斯南更恫言,屆時會出動4千名警員對付出席者。 

淨選盟預計,警方可能會封鎖道路,攔截穿黃衣者進入市中心。在此之前,該聯盟的網站www.bersih.org 也曾多次被黑客侵入,企圖誤導訪客這天集會已被取消。 

「淨選盟」早已有備而來,提醒參加集會的公眾人士,萬一警方封鎖獨立廣場,可到鄰近其他4個指定地點集合,包括崇光百貨公司、印度回教堂(Masjid India)、國家回教堂(Masjid Negara)及中央藝術坊(Pasar Seni),聽取集會領導人的指示。如何應付警方的法律指示、「示威」指南,早已在網上流傳。 

警方與「淨選盟」的對峙,其實已變成鬥智鬥勇的戰役。馬來西亞人在政治上相對保守謹慎,傾向協商,除了1998-9年前副首相安華被革除下獄引發的「烈火莫息」(Reformasi,「改革」)浪潮,多年來吉隆坡幾乎未曾發生政治示威。 

如果警方成功把數萬名示威者擋在門外,市中心一帶水靜河飛,國陣政府就可以宣稱,選舉改革議程是一小撮在野黨政客的動員手段。反之,如果示威者成功突圍,或者城內四處出現黃色人潮,馬來西亞政治的遊戲規則就改變了。警察可能要習慣以後常常面對示威的人潮了。 

9月下旬,馬來西亞人被一周內兩次示威震撼了。第一場示威中,2000名律師與公眾在行政首都布特拉再也抗議最新爆發的司法醜聞。現在領導在野「人民公正黨」的安華,發佈了8分鐘的錄影短片,顯示一個與紅頂商人有密切關係的律師林甘,在電話上試圖安排司法界人事,涉事者竟是當時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阿末法茲魯。國陣政府試圖大事化小,但律師界與公共輿論並不持這一套。最終,在馬來西亞各州蘇丹們的影響下,政府同意讓阿末法茲魯在10月位退休,不再續任。第二場示威則是緬甸人為主、在緬甸大使館前的反軍人政府示威。 

相對於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烏克蘭的橙色革命、吉爾吉斯的鬱金香革命、黎巴嫩的雪杉(Cedar) 革命、緬甸的袈裟革命,馬來西亞的「黃色浪潮」不能說是驚天動地。 

然而,選舉改革的訴求可以形成風潮,卻暗示了馬來西亞在前首相馬哈蒂爾下台四年後的巨大變化。雖然在野黨長期一直攻擊選舉程序的不公與不自由,但選舉改革乃至其他體制上的改革,一直未有成為主要政治議題。追根究底,這是由於族群與宗教的歧異,馬來西亞在野黨一直各自為政,並未能對國家的民主化議程達成共識。 

今天三大在野黨──回教黨、人民公正黨與非回教徒為主的民主行動黨,雖然還不能連成一線,但他們在「淨選盟」中的合作,以及民怨的展示,卻可能成為下一屆選舉的指標。這也是為甚麼吉隆坡警方要不惜代價,阻止黃衫軍行使他們憲賦集會自由的原因。 

轉自「亞洲時報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