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勁

最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題目叫《基督徒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聲明》(以下簡稱「聲明」),就此文我想談一點自己的想法。 

回想自己的心路歷程,用包容的心態看待不同信仰還是我從對基督教的認識開始的。當年我懷著麻木的心從六四屠殺中還散發著血腥味的天安門廣場路過,接著就坐飛機來到了美國。有位和我母親年齡相似的女士,她看到我就把我看成似從天安門廣場來的英雄,告訴我在六四屠殺那些日子,她每天盯著電視機上天安門的實況,淚水多得要用臉盆接,說一輩子從來沒有流過這麼多眼淚。我心裏感到羞愧,因為我在六四屠殺時,根本沒有勇氣去北京,最後也沒有為那些學生們說話。我從心裏尊重這位女士。這位女士告訴我,她是個基督徒。這使當時是無神論信仰的我,從來都蔑視信神的我,開始瞭解、佩服在我看來是迷信的基督教,後來我結交了不少為人善良的基督徒朋友。

讀完這篇聲明,我的感覺很複雜。文章涉及到法輪功和基督教之間的信仰問題。如果是在和平的環境下,大家本著相互尊重對方的信仰原則,可以心平氣和地談論對彼此信仰的理解和不理解問題。但是今天我們並不具備這樣的環境和條件。想到中國大陸遭受中共迫害八年的法輪功學員;想到我自己七十歲的老母親,僅僅是因為在公共場所說煉法輪功讓她身體變好了,就被人舉報,蹲了二次中共的大牢;還有我在大陸的一位朋友,是位法輪功修煉人,因為中共明年要開奧運不希望看到他們不喜歡的人,就把他抓進監獄,至今還沒有放出來。在這種心境下,我覺得作者的這個聲明只能起到製造仇恨的效果。 

按照我個人研讀法輪功著作後的理解,李老師在他的講法中談到基督教中的一些事情,原因之一是因法輪功學員中有一些人過去是基督教天主教的信徒;李老師也談到佛教的一些事情,也是因為法輪功學員中還有些人曾經是和尚、尼姑、居士。這些曾經有其他信仰的人在開法會時常常會提出一些與他們曾經的信仰有關的問題。作為師父他當然要回答弟子的問題。師父的出發點不是為了批評和攻擊基督教或其他宗教,更談不上「聲明」作者指責的「歪曲、詆毀和誹謗」。即便不考慮上述的談話背景,單只看作者斷章取義摘抄出的這十四句李老師的話,我們也容易判斷出,這些平靜中性的見解完全沒有「歪曲、詆毀和誹謗」基督教的意思。

我認真研讀了大部份法輪功的書籍,李老師的論著中不僅沒有「誹謗」過基督教,而且在講法中還講出「耶穌是一位偉大的神」、「基督教是正教」等十分正面評價的話語。平心而論,我在西方自由社會生活快二十年了,接觸過各種宗教和精神信仰團體,幾乎沒有見到一個信仰團體的領袖和創始人會公開稱讚其他精神團體的教主或領袖,通常是迴避的態度。這些年我們也常常在報紙上讀到某某教會的牧師或神父因為「性侵犯」等道德敗壞的行為而被受害人上告到法庭的新聞,李老師對宗教界出現的神職人員道德敗壞的行為,對普通信徒造成的傷害表達了他極大的憂慮。李老師在著書《精進要旨》中一篇名為「變異」的文章中說:「神職人員的不正當行為完全違背了貞潔的誓約,使神的囑託變的一錢不值,令人類與神都感到震驚!善良的人們一直把他們當作自己是否獲得拯救僅有的依賴者,失望使人們越來越不相信宗教,最後對神完全失去了信心,從而無所顧及的幹著一切壞事。」(1996年)

李老師的這些講話令我對他充滿敬意。我希望「聲明」的作者放下自己的觀念和成見,以心平氣和的態度來讀和理解李老師的講話和法輪功的著作。 

那法輪功學員對基督教的態度又如何呢?我十分肯定的說,我的朋友中的法輪功學員對基督教和其信徒都抱著十分尊重的態度,即使在私下,也從未聽他們說基督教的不是。我曾去過一些宗教團體,那些團體的成員或多或少對自己信仰以外的其他宗教團體有排斥,而法輪功對其他宗教團體的看法是最寬容和友善的。

相反,不少糊塗的個人和團體卻聽信中共對法輪功的誣陷,附和中共的謠言。正如「聲明」的作者也承認的,「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委員會』和『基督教協會』的領導人,配合當局參與反法輪功宣傳的言行。」 

中國大陸受中共控制的一些宗教團體一直在不同程度上參與迫害法輪功,其中包括對法輪功的誣陷和誹謗。在北美也有個別華人基督教的牧師不僅在教會中向教友們誹謗法輪功,並且公開發表文章誹謗正在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儘管如此,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把任何宗教團體和他們的信徒當作敵人對待,更沒有誹謗任何宗教團體和個人。法輪功學員明白中共才是迫害宗教信仰自由的真正的罪魁禍首。我希望「聲明」的作者不要把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和寬容當成懦弱,在中共仍在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我懇切地希望作者撤銷這個「聲明」。

我相信,此「聲明」的不實之詞很快就會煙消霧散。中共八年來不知道對法輪功潑了多少污水,造了多少謠言。還有中共公安親手導演的震驚中外的嫁禍於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事件」。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除了遭受中共在精神上和肉體上的迫害而無處伸冤外,還要遭受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妖魔化宣傳而產生對法輪功的誤解的民眾的白眼甚至仇視心理。這一切誣陷迫害都不能動搖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我們相信,真相大白時,中共的所有謊言都會不攻自破。

美國等西方國家講宗教信仰自由,是真正受到法律尊重的,法律不在宗教信仰之間做孰好孰壞的評判。試想,如果各種宗教信徒都像該聲明的作者這樣偏激,真的要發生宗教戰爭了。當年基督教耶穌出來傳教時,就是被那些固執的猶太教徒殺害了。他們殺他的理由就是說他這個木匠的兒子太狂妄,竟然稱自己是神的兒子,僅僅這句話就冒犯了他們。大約十六世紀,歐洲的一些教徒對天主教中存在的不良現象進行改革,但是他們的舉動受到傳統宗教勢力的打擊,為了逃避迫害,為了宗教信仰自由,一批新教徒來到美洲大陸。希望我們能從這些故事中吸取歷史的教訓。 

儘管歐洲中世紀是一個宗教迫害的黑暗時期,我仍從西方基督教等宗教信仰的歷史中得到啟示,現代的我們應該視野更開闊、內心更寬容。有人卻因為信仰了某種宗教,要否定中華五千年文明,這種人的言行會讓人覺得很狹隘和偏激,也很可憐。這並不是這些宗教本身有甚麼錯,而是這種人把宗教信仰當成了一種勢力,他在勢力中進行一種利益選擇,他把宗教信仰當作一種頭銜為自己鍍金,他用宗教信仰作幌子來傳播自己過激思想和言論。我看這種人是黨文化的受害者,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我還看到一種人,從無神論轉向信仰某種西方宗教以後很激動又不理智。他們錯把中國歷史上千年由於宮廷傾軋、官府政權腐敗所產生積累的糟粕,後又經中共幾十年扭曲所留下的文化和歷史當成了中國真實的歷史和文化,恨不得把中國的歷史和文化全部否定,似乎要把他信奉的宗教定為國教,而把其他宗教都視為異端邪說。其實,中國的文明和歷史與「釋道儒」三大宗教一直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最近我有機會聽到一位台灣名醫胡乃文醫生來美國舉辦的健康講座。他說,二千多年前的《黃帝內經》是一個有素養的中醫師必讀的書,並說他自己從這本古老的醫學經典中受益最多。而這本書的理論之一陰陽學說和道家理論是相通的。中共讓中國幾代人忘記了自己老祖宗的遺產,我們有幸在海外接觸和瞭解到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有幸知道中國文化如此博大精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