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1989年6月5日,王維林以血肉之軀,阻擋屠城坦克從東長安街向天安門廣場推進的檔案照片。(全球紀念六四委員會)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回想起17年前的那場屠殺,人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年輕的身影──他穿著白襯衫及藍色長褲,手裏提著一個旅行袋,昂著高傲的頭顱──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阻攔4輛開往天安門廣場的坦克。這個人自此以「王維林」知名於世,但他的真實身份不詳,之後的下落也是眾說紛紜。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教授近日向本報透露:王維林尚在人間。

香港王希之(化名)教授日前向大紀元披露王維林仍在世以及他的情況。王教授表示因故暫時不能公開自己的真實姓名。記者向一位據稱是王維林好友的知名人士查證時,他沉默片刻後回答「不能說」。

關於王維林的身世及下落,17年來有多種說法,有說他已被江澤民下令秘密處決,有說他已被中共坦克輾斃。記者迄今尚沒有找到其它渠道,查證他仍然在世的消息,但王教授所披露的版本是迄今最為詳細的。

王維林被中共稱作「螳臂擋車的歹徒」,卻被民間譽為無畏的英雄,被視為是敢於挑戰壓迫與直面死亡的人。《時代週刊》把王維林列為世紀偉人。每次關於「六四」事件的展覽,他阻擋坦克的照片都會被展出。

王希之教授表示,他和王維林是十幾年的好朋友,上週與他通過電話,經王維林同意後披露他的近況。王教授說,因為王維林目前身體不好,但他希望自己尚在生的時候讓公眾知道他還活在世上,以此鼓舞大家為共同的民主自由理想繼續奮鬥。

在台化名從事古董鑑定

王教授並說,王維林一直使用化名,目前居住在台灣南部,擔任陶瓷、古董顧問,以鑑定陶瓷、古董為生。他指王維林是湖南省紹陽市人,曾是湖南長沙馬王堆考古隊隊長;王維林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他在考古隊時用的名字。

1989年「六四」之前,王維林隨一群工人趕到北京,是北京工人自治聯會成員。當年6月5日,即中共軍隊在北京屠殺手無寸鐵的請願學生和聲援民眾的第2天,王維林在天安門廣場以東的東長安街上,突然跑向一輛接一輛正在前進的坦克隊的最前面,揮手示意坦克後退。坦克停止了前進,並試圖繞開他,但他仍然左右移動堅持擋在坦克前面。最後坦克隊停下來,他試圖爬上最前面的一輛坦克,但是滑了下來,這時突然跑來幾個身穿藍色工裝上衣並高舉雙手的男子,護送王維林快速跑步離開了東長安大街。這一段可以在美國公共電視網(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PBS)最新公佈的一段錄像中看到。自此一幕以後,王維林在世界的鏡頭裏再也不見蹤影。

據說,在北京市民的幫助下,王維林第2天離開了北京。

王希之教授說,當時王維林攔坦克,真的很勇敢,大家都以為他必死無疑,因為共產黨極其殘暴,甚麼都做得出來的。不過因為當時在天安門廣場附近的北京飯店的陽台上,有海外媒體幾百個鏡頭都對準那一幕,軍隊知道很多鏡頭在拍,所以當時不敢動。

他憶述一位當時在香港無線電視台當記者的朋友說,公司當時都下命令:任何器材都不要,趕快走,只要人安全。所以他們價值40萬元的器材都丟棄了,盡快逃離北京,都說:「太恐怖了!」那位記者當時也看見王維林攔坦克的那一幕。

輾轉經香港到達台灣

之後,王維林在中國躲避了3年零7個月,等風聲過後,經由廣東、香港輾轉到了台灣。這期間他得到了無數人的幫助,並在中國很多地方停留過。據悉,瑞典、瑞士等國家曾邀請他去當政治難民,但他覺得自己英語差,留在台灣發展比較容易,可以繼續進行他的考古專業的工作。

「六四」以後,美國一些欽佩王維林勇氣的人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希望找到王維林給他30萬美金的獎金。王希之說,王維林並沒有去領那30萬美元,因為他認為這個獎金不應該給他,而應該給那些在89年學潮中遇難的人。

王維林剛到台灣時舉目無親,不過得到了許多台灣民眾的幫助。他妻子曾經到台灣住了半年,本來可以留下,但是不習慣,回老家了。王維林後來娶了一位台灣人,現在大兒子6歲,1歲多的小兒子不幸在3個月前因腦膜炎搶救無效夭折。

一直堅持民主自由信念

王希之指出,王維林是一位非常專業的考古專家,也非常熱愛考古工作。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堅持自己原來的信念,關心時事、關心中國的狀況,他希望看到中國走上民主自由的那一天。

以中共「六四」血腥鎮壓告終的89民運肇因於當年4月,北京的大學生因為不滿中共官員和太子黨官倒、貪污而發起遊行抗議,後來還駐紥在天安門廣場,有的學生甚至絕食和絕水,要求與中共領導人對話。在中共沒有回應下,北京的市民甚至黨政機構人員主動走上街頭聲援學生,全國各地也有學生和市民遊行聲援。學生後來還增加了爭取民主自由等訴求。5月19日凌晨,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當時任職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溫家寶陪同下,曾到廣場探訪絕食的學生。趙因同情學生及反對血腥鎮壓,在中共軍隊屠城後一直被軟禁,至2005年1月逝世。◇

  圖為1989年6月5日,王維林以血肉之軀,阻擋屠城坦克從東長安街向天安門廣場推進的檔案照片。(全球紀念六四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