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1950年6月25日凌晨,在朝鮮半島三十八度線附近,震耳的槍炮聲打破四周的寂靜,也打破了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的和平。金日成以源自中共第四野戰軍四個朝鮮師為先行主力悍然侵入韓國後,聯合國軍和中共成百萬的後續部隊隨即捲入,使這場戰爭由地區衝突升級為共產主義陣營和自由世界的對壘。在這場戰爭中,據美國方面統計,美軍傷亡五萬多人,而中共軍傷亡達九十多萬人,經濟損失難以估量,換來的結果卻只有北朝鮮金家王朝對其人民的50多年殘酷奴役以及對整個世界的核訛詐。

本文對中共隱瞞欺騙五十餘年的「志願軍」戰俘歷史真相進行了發掘和還原。讀者在為中華兒女淪為中共炮灰替金家王朝火中取栗而歎息的同時,也可以深入瞭解貫穿中共歷史的暴力、欺騙和洗腦手段。另外提請讀者特別注意的是,中共所謂「志願軍」一詞本身也是謊言之一,其在韓戰中強行投入的兵力包括大量在國共內戰中收編的前國民政府軍隊,這也是為何大量戰俘執意回歸台灣的原因之一。

 

⊙穆正新

第一章「解釋」

「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

「我要去台灣。」

「你全家人都在盼著你回家。」

「我回台灣。」

「父母養你容易嗎?你應該回去向老人盡孝。」……「你父母天天盼著你回家。」

「回台灣。」

「你去台灣,你父母和全家人怎麼向人民交代?」……「你是不是你父母養大的?」……「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

195310月,朝鮮半島中立區。在印度軍隊管轄的「解釋」營地內,由志願軍派出的「解釋代表」正在向拒絕遣返的志願軍戰俘進行「個別解釋」。這裡有幾十個「解釋帳篷」。每個帳篷裡有印度、波蘭、捷克、瑞士、瑞典五國代表。他們組成「中立國遣返委員」(以下稱「中遣會」)主持「解釋」。聯合國軍方派一名觀察員。志願軍方面則有五、六個人在場。對一名戰俘進行「解釋」。

「解釋代表」們用超長時間對戰俘重複相同意思的話語,是當時「解釋帳篷」中多次出現的一景。據現場各方人員回憶,重複「父母等你回家」這個句型的最高記錄是三小時。那天有三個志願軍解釋代表在場。他們對著一個戰俘,或「獨白」或「二重白」或三人「合白」,反反覆覆就是這幾句話。數小時的煎熬,使接受「解釋」的戰俘滲出了鼻血。單調頑固的語音使不懂中文的「中立國代表」們也疲勞不堪。捷克與波蘭代表打起了瞌睡。後來,在場的聯合國軍觀察代表,美軍上尉勞倫斯.菲尼根終於無法忍受,跳起來用漢語破口大罵:混蛋!這樣不行!雖然菲尼根的行為違規,但主持「解釋」的印度主席聽完菲尼根的申辯後卻表示贊同他的意見。他下令中止了「解釋」。這位戰俘的磨難方告結束。

「解釋代表」們是從志願軍中選調的營以上政工幹部。其中有63軍政委李呈瑞、139師政委賀明等。賀明於1990年出版了《一筆血淋淋的的權債─朝鮮戰爭戰俘遣返解釋代表的日記》一書。此書是迄今為止中共方面關於志願軍戰俘解釋過程最詳盡的一部著作。它披露了不少鮮為人知的細節情況。但也和其他一些歸國誌願軍戰俘一樣,書中充滿了任意編造的「美蔣法西斯罪行」,卻隱瞞了他們一夥在周恩來李克農指揮下所幹的種種不光彩的勾當。真正欠下志願軍戰俘血債的,正是他們。

作為志願軍裡的政工幹部,這些解釋代表們早已熟知志願軍官兵們懷鄉思親的情感。他們過去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壓制和批判這種情感,以防止官兵們因思念家人而影響士氣。他們曾反覆教育官兵們要「放下家庭包袱」、「抵制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拋棄反動封建的仁義孝道」等。然而今天他們的態度都轉了一個180度的彎,比任何人都需要這些「反動封建的仁義孝道」。他們只恐「個人主義的家庭包袱」不夠沉重,「反動的封建孝道」不夠威嚴。他們不厭其煩地幫助戰俘們想念父母家人,巴不得對父母的思念愧疚之情早點壓垮戰俘們抗拒遣返的意志。

而反共志願軍戰俘們心裏很清楚,此時鬆口答應回國無異於重返虎口。不但自己受罪,家人也必定受連累(已歸國的數千志願軍戰俘的悲慘遭遇證明他們的判斷正確)。但誰都會想家,誰都牽掛爹娘。眼前這一聲接一聲的「父母盼著你回家」像針一樣刺痛他們的心,令他們坐立不安。他們希望盡快結束這「解釋」。但主持解釋的印方主席通常需要徵詢解釋代表的意見。只要解釋代表說他還沒有「解釋」完,戰俘就不能離開。

眼前這些「忽然愛爹娘」的解釋代表們,明明就是先前那些反覆要求志願軍官兵必須「放下家庭包袱」的首長們。戰俘們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他們實在不能適應「我軍首長」這種閃電般的觀念大換位,腦子裡始終擺脫不了他們先前那些嚴肅教育大家的革命道理。一位被敲打得身心交憊的戰俘帶著幾分懇求的態度對解釋代表說:「我已經放下家庭包袱,徹底拋棄反動封建仁義孝道觀念了。這樣行了吧?」。這番話讓解釋代表心頭產生出什麼滋味,我想他們說不出口。畢竟親眼見到自己長期艱苦細緻的思想工作終於「結出了碩果」,他們還能說什麼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