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晉導演吳浩然 ( 攝影│余鋼 )
優尚生活〈93〉
築夢.電影.80後──專訪香港新晉導演吳浩然

撰文│王文君
攝影│余鋼
設計│Ingrid

當台灣電影以小清新製作揚眉吐氣之時,香港電影似仍處低迷狀態,許多導演紛紛北上。有人冀望香港電影找回自己的路;有人認為合拍片是趨勢,香港市場太小……在看似青黃不接時,卻有年輕導演接連創造出驚喜,似欲帶動本土風潮崛起。或許,沉寂中他們在蓄積崛起之勢;或許,他們正孕育著未來希望的曙光……

2011年,當80後香港導演以真實的醫療事故改編的一部劇情短片入圍第48屆台灣電影金馬獎後,吳浩然這個新晉導演的名字和他的作品《不知者》開始受到電影界的廣泛關注。

抉擇 人生之路

2010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數碼媒體專業的吳浩然,中學時便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或許是天生要走這條路,或許因為母親愛看電影之故,浩然愛電影,中學時已經拿著一部舊的攝錄機開始拍攝自己的第一部微電影作品了。

因為喜歡以拍攝的方式傳遞一些要表達的理念,於是,浩然除了拍攝外,思考題材和內容,以及如何將它們呈現出來,則是那個似乎懵懂的年代裏非常清晰的追求。自學摸索出了一條路,但當中的代價則是留班一年。

恰恰是中學那個無憂的階段和環境,鑄造了浩然築夢的機會。除在學校做話劇、自學拍攝外,他還嘗試了很多圍繞電影的準備和功夫,甚至走去做臨時演員(港稱「茄哩啡」)。他想清楚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要走電影這條路?是否能繼續「玩」下去?還是要選擇一條朝九晚五的地道的港人生活模式?


做過臨時演員的吳浩然明白演員和導演之間的關係。(圖片│吳浩然提供)

雖然臨演很無聊,有時為了一個根本就看不見臉孔的鏡頭要等很久,但他卻愛極了拍攝的環境和工作本身。中學時的幾條片子的拍攝以及臨演,都為浩然日後做導演提供了很好的經驗和磨練。他懂得演員和導演之間的關係和分別,懂得如何處理二者之間的關係。所以在拍攝《不知者》時,他可以遊刃有餘地控制過百環境演員。

許多身處中學時代的少年,最怕的就是因考慮不周而選錯專業,將來入錯行。吳浩然由認真思索、切身體驗、努力付出,到最後決定,以至投身到電影中,並有了小小的成就,這一切皆因他明白自己所要的。

浩然說:「我選擇了一條自己願意走的路,而我的工作時間和內容又可完全由自己掌控,這一點在香港並不容易。而電影最難處理的就是理想和商業之間的矛盾,我卻能有一個自己所堅持的道德底線,不致迷失,我感到自己人生的自由度很大。」浩然享受拍攝,過程中,和團隊攝影及技術人員之間亦能相互欣賞。

提攜 前輩無私

台灣電影曾經沉寂10年,當中老一輩導演並非默默無為,而是在培養和孕育著新一代的優秀導演。反觀香港,是否有這樣無私的前輩,給予年輕人機會呢?浩然的親身經歷和成長,令記者相信,香港電影亦會有再度輝煌的一日。

浩然感念中學時的努力成就今天的《不知者》,他相信,今天的努力將成就明天。因此,他一直不停地努力著,在現實和理想、商業和生存之間,理性地把握著方向。寫劇本是自己的理想和終生事業,但眼前的廣告和小劇本製作則為生存和創作提供了條件,而幫非牟利機構拍宣傳片,則是為保持心境的純淨及基本功的練習。


《不知者》宣傳海報(圖片│吳浩然提供)

「做電影,機會永遠少,但唯一的方式,就是做好自己。」過程中,需有短期的經營目標,及為長遠創作構思所做的準備。否則,編劇和導演將是一份匪夷所思的職業。

浩然感恩前輩導演給了他很多機會,有幸得到杜琪峯導演、泰迪羅賓導演、以及黃修平等導演的身教和交流,並且願意將導演的寶座和光環讓給他這位尚且稚嫩的新晉導演,給予時間和耐心去慢慢雕琢。浩然感激這種善緣和前輩的無私,以及黃修平導演工作中所表現出的耐心、和善、平穩,令浩然有了一個真正導演的範例去學習和朝著那個方向努力。

「作為一個新人,你身邊的事你改變不到,唯有先充實自己。我覺得如果勤力有心,都會有成功的機會。」浩然在生活中挖掘著題材,不同於中學時代的憑空想像,而是真正的深入到現實生活中,和活生生的人物聊天,了解他們的真實生活;對警匪片有興趣,那麼就深入到警察當中,了解他們的真人真事,以及工作上的矛盾……而「扎根於真實的人物,多了解人」,亦是前輩導演給浩然的指點。


認真工作中的吳浩然(圖片│吳浩然提供)

無悔 人生抉擇

有人說電影這條路很艱辛,正常運作,好多電影的周期一般都是3、4年,4、5年才能出來一個成品。但浩然卻以平常心去看待。畢業作《不知者》除了為浩然今後的導演路打下一個好的基礎外,浩然慶幸自己在畢業兩年多的時間裏,仍能追求著自己要傳遞的信息和要講正的題材。「我喜歡拍攝,只要能參與拍攝我都開心。一入到片場,我就感到興奮。如果有衝動、有想講的題材,我便會在浮浮沉沉中不停地思考,或流於不成熟的放棄,或在頭腦中縈繞盤旋……」

黃修平導演的修為,令浩然感受到他的無言身教;他對人處事的態度,給了浩然一個好的榜樣。在容易緊張急躁的導演身上,浩然看到是一個有修為導演永遠平穩的心態,以及他所創造的令人開心的工作氛圍。令浩然認識到:「作為一個人,處理創作技術本身之外,創作意念、做人,都很重要。」

隨著多人對吳浩然這位年輕導演的留意關注,他亦多了公開場合露面和接觸其他前輩名導演的機會,但為人低調害羞的浩然,則希望能踏踏實實做好自己。對處於矇矓狀態的年輕人在選擇未來方向時,有何需要注意的?浩然說:「我覺得我很幸運,好早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並能投入其中。但對於身處選擇時期的年輕人,我希望他們能足夠地了解自己,盡快找到目標,放膽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就算失敗,都是一個經驗。勇於承擔後果,起碼,你可以無悔地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不知者》劇照(圖片│吳浩然提供)

 《不知者》簡介    

這是一部以真實的醫療事故改編的一個劇情短片,亦稱「微電影」。故事中的主人翁在處理病危中父親的不當急救過程中,導致另一名無辜受到道德指控的人跳樓自殺。過程中,表現了一個社會在對待生命的茫然和無知、社會輿論的無情,以及資訊在傳遞過程中的冷漠與誤導。短片催人淚下,體現人性的脆弱和人與人之間理解與包容的珍貴,難過中不失感動,失望中不乏對人性本來善良的頌揚和呼喚。作為一名年輕導演來講,拍攝手法雖仍有些稚嫩,片頭部份節奏顯得有些慢,但難能可貴的是,導演以一個每天都可能發生的平常無奇的案件,揭開了社會的一個側面,繼而展現整個香港社會的一個大氛圍……影片含蓄深刻,發人深省。
 ';?>

標籤: 電影 導演
我要發言